锂电池

锂电池产业链一站式服务平台
动力锂电池
锂电池论坛
快报
坚瑞沃能董秘回应公司债务危机 “通过多种方式化解债务 重大资产重组没耽误”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阅读数:
  • 发布时间:2018-04-12
  • 分享:
摘要“我们短贷长用,陷入暂时的现金流危机,我们正在通过多种方式化解债务。”钟孟光说。

4月9日晚,陷入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再度发布股东减持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第一季度业绩预告,预亏超3亿元。

坚瑞沃能表示,公司亏损幅度大幅增加,主要因全资子公司深圳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沃特玛”)由于订单减少而导致收入大幅下降,同时产品毛利率下降。另外,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加。报告期内,公司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人民币4900万元。

沃特玛副总裁、董事长秘书钟孟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季度的订单减少与整个行业市场有关,一季度是淡季。而毛利率下降的原因是财务费用、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等增长过快,“债务问题增加了一季度的财务成本”。

“我们短贷长用,陷入暂时的现金流危机,我们正在通过多种方式化解债务。”钟孟光说。

债务重组

债务危机爆发后,坚瑞沃能连续跌停,直到4月9日发布相关债务重组方案后才打开跌停,报收于5.08元/股,跌幅8.47%,4月10日跌幅5.91%。

4月9日,坚瑞沃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相关供应商进行协商应付债务重组事项并签订《销售合同》。截至2018年3月,公司及子公司沃特玛应付票据账面余额约为100亿元,其中,应付票据逾期15.58亿元;沃特玛已到期应付账款金额为21.79亿元。经公司与供应商多方沟通和协调,决定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将上述公司对供应商的应付债务进行抵扣,所涉及的金额共计18.48亿元。

此次涉及供应商共计104家,涉及面广,并在公告中披露了前18家供应商的基本情况。其中,前5大供应商的交易金额在10亿元左右。上述方案能否顺利完成仍存在不确定性。

钟孟光告诉记者,目前仅用电池库存产品与纯电动车辆抵扣,暂不存在使用固定资产抵扣的情况,“我们也在通过多种方式化解债务,现在的重组的方案只是其中一个手段”。

钟孟光表示,目前大部分供应商接受坚瑞沃能提出的债务解决方案,但也不否认与个别供应商还在沟通当中。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过激的事件,对于供货渠道也没有影响。

4月1日,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整体债务221.38亿元。除了此次到期应付票据拟抵扣的逾18亿元外,针对其他的供应商欠款以及银行欠款如何偿还问题,钟孟光回复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依然有现金流,有订单正在生产,旗下的子公司民富沃能也在回款。

“另外,我们与金融机构的沟通和协调从来没有停止。而且深圳市政府、西安市政府以及其他区域的政府对我们是非常支持和看好的,他们一直在帮助协调我们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钟孟光也坦承,“要获得具体的支持,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债务危机已经引发坚瑞沃能及沃特玛共计6254.22万元的银行账户资金及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法院冻结,6254.22万元来自于坚瑞沃能及沃特玛名下共13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原因是因债务到期无法偿还借款。

钟孟光多次对记者强调。除前文提及的13个银行账户外,尚不存在其他资产被冻结的情况。

4月9日下午,记者来到沃特玛位于深圳坪山的基地,看到PACK自动化生产线正常运转,办公室内工位除部分营销人员外,基本坐满。

“我们大部分的银行账户在深圳,如果要冻结资产,首当其冲的是深圳的账户,但现在账户正常、生产继续。”钟孟光表示。

不过,钟孟光指出,在资金流方面,银行对坚瑞沃能及沃特玛确实存在抽贷,“但我认为这不是针对个别企业,这与全国的金融政策调整有关,国家在收紧银根。”

而关于股东的态度,减持一直是关注的焦点。但钟孟光表示,“股东精准减持”并不属实。

“首先,李瑶并没有减持,反而是将股权质押后,把资金用于公司。第二,郭鸿宝虽然有部分减持,但是也不在高位。第三,大部分的减持是在2017年的9月份以后,这一部分是因为解禁产生的需求,并且都发布了预减持公告,都属于正常减持。”钟孟光说。

战略调整

坚瑞沃能此次债务危机爆发的时间点在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期间。钟孟光表示,债务危机对于重大资产重组暂时没有产生影响,将继续推进。

钟孟光表示,目前在恰谈的战略投资者中有多家央企,以及投资型企业。“他们终归还是对沃特玛的体制和新能源汽车产业看好。而且对投资型企业来说,它们也看得出目前是短期的现金流问题,如果能解决好,后续无论是国家政策还是产业风口都是有利的。”

坚瑞沃能及沃特玛方面已经对外表示,此次发生资金链断裂事件与对2017年国补退坡对市场的影响存在误判,没有及时控制规模扩张,导致回款不及时。

“跌倒一次不会再跌倒第二次,我希望这种误判不会再发生。”钟孟光指出,还有一个原因是在2017年沃特玛投入了大量资金升级技术以及工厂的自动化改造,到2017年底,实现各地工厂全部采用自动化设备,也推高了账单金额。

而要从根本上改善现金流,需要缩短回款期限。钟孟光表示,从今年1月开始,沃特玛已经开始抓紧催收应收账款,主要是在整车厂和地方工程公司。

而对于未来的回款问题,据介绍,李瑶目前正在外地出差,主要是与整车厂、地方政府做一些沟通,希望多拿订单,使销量进一步扩大。

“一个是整车厂订单,一个是公交公司订单。”钟孟光说,“不过在产量方面,因为2018年新国补标准出台时间较晚,产品需要重新上目录。所以说在放量这一块,我们可能会比去年会谨慎一点。在价格上,我们过去采取以价换量的战略,但并不是低价抢市场。纯电动汽车价格下降,电池价格下降,必须要靠量。”

另外,在产品多元化方面进行调整。不过,实际的效果还需要时间,虽然储能电池订单已经开始生产发货,收到了部分预付款,但分期付款也存在滞后效应。

对于行业的未来,钟孟光认为,锂电池在产业链中两头承压的地位短期内并不会改变,沃特玛联盟内企业抱团取暖的模式也会继续。

“以2016年的数据看,沃特玛的客户中,联盟内企业占40%左右。以沃特玛过去的经验看,如果是企业不抱团,我们很难走得远。而且这也是中国推广纯电动汽车一个比较有效的思路和方式。”钟孟光认为,行业需要的可能不是直接的补贴,而是硬性政策,比如限制燃油车的销售,从而增加民营企业建充电场站的动力,解决推广新能源汽车的硬伤。